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用户名:  密  码:
您的位置: 首页 > 最新讯息 > 出版观察
订书热线:010-57273434  

国有出版与民营出版合作的虚与实

www.xxchuban.com  时间:2011-11-28 13:33:14   编辑:admin   

    笔者以为,改革开放30多年,从出版的角度,民营出版大致可以划分为四个阶段:改革初至1988年,民营出版是黑灰色的,欲说还休。1982年3月,《关于图书发行体制改革问题的报告》提出了“积极发展集体书店,适当发展个体书店”。从销售的角度还只是“适当发展”,从出版的角度就只能是“干了偷着乐”。

    1988年至1998年,民营书业多方位参透到出版。1988年5月,《关于当前图书发行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》出笼,其主要内容为放权承包、放开批发渠道、放开购销形式和批发折扣、推进横向经济联合。这一政策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。这是渠道为王的时期,无论是批发还是零售,民营都异军突起,迅速变成名副其实的“二渠道”,不少渠道通过下游渗透到上游,多方位参与出版。那时的民营出版,上半身是销售,堂而皇之,下半身是出版,遮遮掩掩。

    1998年至2008年,民营与国有在销售渠道上不分伯仲,民营出版业在夹缝中求生存,数量迅猛膨胀,工作室的数量更是高出国有出版社数量数十倍。民营出版见缝插针,风生水起。

    2009年,《关于进一步推进新闻出版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》出台,正式提出:“积极探索非公有出版工作室参与出版的通道问题,开展国有民营联合运作的试点工作。”在此之前,民营出版业,一直号称“不要母鸡能下蛋,没有书号搞出版”。从此之后,名正言顺地成为了“先进的生产力”,各个出版集团掀起了与民营合作的高潮。紧接着,全国范围内的新闻出版行业转企改制,柳斌杰署长在谈到转企改制的步骤时,多次谈到脱钩、转制、股份化。此前,十六届三中全会曾经提出“股份制是公有制的主要实现形式”。股份化的疾风,掀起国有出版与民营出版新浪潮,使得国有出版与民营出版高潮迭起:各种合作,花样越玩越多,资本越玩越大。令人遗憾的是,高潮也就接近了尾声。

    其实,民营出版是一个伪命名,因为他们是没有书号的,没有终审权,没有印制委托权。表面上看,是民营主力大部分进入了出版集团的磨下,变成了国有的组成部分,实际上,民营出版正在通过股份、通过其他的合作方式,变成书业的重要参与力量。

    让我们用数字来说话。《2010年新闻出版产业分析报告》数据:

    2010年,民营企业在全国131万家新闻出版企业中所占比重由2009年的72.0%提高到76.1%。在印刷复制企业中,民营企业在总产出、增加值、营业收入和利润总额中所占比重分别由2009年的76.9%、75.5%、76.9%和74.8%上升到86.4%、84.4%、86.1%和84.4%,超过4/5。在出版物发行企业中,民营企业在总产出、增加值、营业收入和利润总额中所占比重分别由2009年的60.6%、62.9%、60.5%和64.4%上升到61.1%、63.6%、61.8%和66.0%。印刷复制企业、出版物如于企业中,民营稳居老大的位置,把“二渠道”毫不客气地送给了国有。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这里没有国有与民营出版之比较。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郝振省先生的《2011中国民营书业发展报告》给我们提供了很多比较的视角:据“中国图书商报·东方数据”提供的则9年1月1日至2010年6月30日的销售数据,在大众类图书的总榜单中:排名前五位的皆为民营策划出品,第六至第十位的,80%为民营策划出品;排名前一百位的,民营也占60%多的份额。另据江苏省最大的社科图书批发商九歌发行公司的数据:从供货商的数量来看,民营书业占45%,出版社占55%,而从销售数量和销售额来看,民营书业则达到7侃,出版社只占到30%的份额(《中国图书商报》,2011年4月19日)。到当当、卓越、博库,到任何大的销售商了解,结果不会相差太大。只有出版中比较垄断的领域比如中小学棚,国有出版才占据主导。

    参照国内的其他行业:这些年经济发展最快、最有活力、老百姓最富的省份和百强县,哪一个是公有制为主体?创新能力最强的行业,哪个是公有制为主体?参照国外出版业:从国际范围来看,出版业几乎都是私营的。只有朝鲜等极少数几个国家例外。

    曾经有人说:民营企业,说到底,都是国有企业的陪练。也许,现在国有出版“看上去很美”;也许,强大的国有出版有着难以言说的“虚胖”。

    现在,我们探讨国有出版与民营出版的合作,对于国有出版而言,是一种非常沉重而兴奋的话题。这种沉重,不是因为政策不允许,有买卖书号的嫌疑;不是因为新技术的到来,国有出版社在新技术面前穿着皇帝的新衣;更不是因为无利可图,而是因为,国有出版与民营出版的合作中,国有出版看到了“国有的夕阳”。

    在这样的背景下,国有出版与民营出版合作,有一虚一实两件事情变得越来越迫切。虚的部分,即如上述认知出版业发展的逻辑,看清未来出版业民营化的方向。实的部分,是尽快实现自身的“可民营化”。“可民营化”乃笔者“生造”,是指出版社内部能够民营化的部队因为,出版的民营化需要服从国家的政策,需要与国家发展的内在要求相结合。当下,“与民营合作”和“出版社本身的民营化”是出版社在出版民营化方向的两个热点。目前,不少出版社已经积累了成熟的经验,不少出版社跃跃欲试。这里就笔者所见认为:

    首先,选好部门。所谓出版社本身的民营化,就是剥离和争适合在市场中生存的部门,由员工持股,出版社一定程度上参与。与其他民营出版合作,固然是出版社的一种路径选择。但是,对于现有的出版社人员而言,更能感受到搏击市场辛苦与快乐的,是直接成为“老板”。即所谓“与民营合作,不如自己变成民营”。从部门而言,出版社能够民营化的,一是编辑部门。出版的魅力,就在于“无中生有”。很多超级畅销书,并不是出自于大集团之后。编辑部门的民营化,走股份制之路,对于做强做深某一个板块,无疑能够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。二是服务部门。比如,设计部门、车队,甚至物业部门。出版社曾经是“小而全”,好比过去的大学,有专门的车队、食堂、幼儿园、附小、附中等等,学校办社会。这些服务部门的民营化之后,出版社不但能够有男子更高的效率,还能够集中精力做好出版。

    其次,精心设计。因为业务是出版社剥离出去的,公司的骨干其实也是出版社的业务骨干,公司的未来还与出版社休剧目关。因此,很多事情需要精心设计。方案设计中,最重要的是人的安排。人的安排中,第一要注意负责人的选拔。第二要注意的是,员工一旦进人了新的公司,与出版社的原有劳动合同必须解除,而与新成立的公司签订合同。这意味着进入新公司的人,将面临一场职业与前途的豪赌。还有其他需要设计的问题,诸如股份的设计,原有的出版资源的分割,原有的账款的归属与催缴责任的落实,新公司与出版社办公室、总编室等公共平台的对接,出版社本身的政策红利的分享,以及办公地点、房租水电等问题。这些问题,既要按照公司设计好的章程来操作,又要考虑照顾历史,考虑到剥离之后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    再者,出谋划策,保驾护航。重点在三个方面:一是出版社的品牌资产、人脉资源、管理水平等方面,都是新公司不及的。二是需要出版社在体制运作方面为新公司做大量的工作,甚至有的任务、有的部门一定要出版社本身出面,事情才能够完满。三是新公司一定有很多事情需要与出版社磨合,磨合的过程,其实是一个艰苦的过程,尤其需要耐心与相互信任。

    最后,当然是要有最坏的准备。一旦有了最坏的准备,做起事情,就能够奋勇向前。

    民营出版,尽管“花未全开”,但“渐入佳境”。民营企业,一直被认为是狼性十足。与狼共舞,最安全的办法是自己变成狼。国有出版,务须与时俱进,呼应这个伟大的时代。(姜革文)

来源:《科技与出版》


详情请来电咨询:010-57273434/010-57273435
* 此次编辑内容最终解释权归天禾佳诚。
来源:学校出版网

客服电话:010-82057551  客服QQ:1953159777  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立汤路188号北方明珠大厦3号楼1509  本站关键字:学校出书 学生出书 老师出书 班级出书 校长出书
CopyRight © 2010-2012 LRCHUSHU.COM,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 ABOUT US | CONTACT US | Feedback
法律顾问:北京市振邦律师事务所 曹律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