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用户名:  密  码:
您的位置: 首页 > 书评书摘 >
订书热线:010-57273434  

《伤残的树》原序二(1991年)

www.xxchuban.com  时间:2011-11-28 14:29:01   编辑:admin   

作者:于一

1.

投机,在本质上是一种财富转移手段,并不能创造财富。尽管“钱能生钱”是商业的真理,然而我们似乎陷入了一个怪圈——把一切中间环节简单化为一个无所不能的聚宝盆,将一亿元放进聚宝盆,隔天就能取出两亿元,甚至更多。这个聚宝盆是农产品、房子、股市等目之所及的各类东西,唯独没有需要付出人工劳动的物品。

“投机像山河一样古老”,透过这句简单的评述,足以洞穿人类历史漫长的投机江河。在这条满是血腥和变故的长河中挣扎的人们,即便在失败中饮弹自尽,也依然有无数后来者热衷于这个游戏。因为人的本性不会变,贪婪、沮丧、恐惧、神话,所有极端化的情绪纷纷呈现,而恶报的结局往往一开始就已命定。

无疑,此乃整个时代的博弈,对于中国人而言,尤其如此。一面是继续发展的内在要求,一面是失去节制的金钱泛滥必然导致的社会心理问题。

发展不能舍弃,问题也无法避免,任何多元化解决的方案都围绕一个核心——在发展与问题的博弈中,找到商业社会的最佳均衡点。然而我们最严重的误区正在于,总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: 与商业的彻底禁绝,演变为不择手段的疯狂逐利。殊不知,那个一直缺位于我们国家的均衡点才是时代的真谛。

这场旷日持久的博弈,以无远弗届的力量将每个个体纳入其中,也必然需要每个个体参与博弈的过程。

博弈,在2010年达到峰谷,用很多观察者的话来讲,这是“尊严大气却又屈辱难平的一年”: 象征大国崛起的几场盛会再度为我们的国家增添了不可思议的光彩,同样不可思议的是农产品价格的飞涨、骇人听闻的房价倍增、股市的乍暖还寒、闻所未闻的“天才式”炒作技巧、愤怒无奈却找不到原因的普通公民……

世间当然没有无来由的爱恨——危险的本源之一,正在于投机。

庸俗主义的投机,即是低价买入,通过炒作将价格做高,尔后卖出,从中渔利;而我们应当注意的是,除了这种狭隘的理解,更包含精神领域的疯狂投机: 有人断言,缘何中国人拍不出好看的电影,很简单,导演没耐性也没时间完整通读任何一本书,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——赚钱。电影有其商业属性,赚钱本无可厚非,然而电影的“故事属性”和“精神共鸣”似乎在仓促的档期中,无一例外地死在了利润的迫切需求下。

如果电影的半死不活还不足以说明社会的投机心理,那么文学和教育的严峻现实足够令人不安了。我们生活在投机战胜一切的“速成时代”,问题的严重性可能已超乎我们的想象。

投机,是人类社会永久的话题,在高速发展的时代,几乎是唯一的话题。

我们要做的,并非粉饰太平,并非急功近利,匆忙的答案和无节制的增长是同样荒谬的。我们要做的,是直面那些令人局促不安的困局,尽力对其作出合理而充分的剖析,最后尽量给出具有启发性的参考建议——个体的人是残缺的,但集思广益的结果是无限趋近于完美的。

正如逝去的史铁生所言:“人的残缺,才证明神的完美。”

在我们残缺的个人生活中,造物的完美在于——面临着巨大难题的时代,也是蓄满发展动力的时代;一个最坏的时代,也必然是一个最好的时代。

并且还能够在暴涨前以低价大量收购?

一个我们不愿承认的事实终究还是在推理中成了最大的嫌疑——农产品减产导致价格上涨,价格上涨又使部分经销商囤货、故意抬高价格,大量投机资金的入场,短时间内又引发市场恐慌,使某一产品脱离其正常的价值轨道,并最终完成暴涨的曲线。

貌不惊人的投机商,很有可能潜伏在我们身边。以山东金乡一位普通的卖饮料的妇女为例,在她眼里,投机这回事,并不新鲜,“一般当年新蒜上市后,大部分将被蒜商们囤入冷库以坐地等价。估计他们手中的资金约有几个亿”。说话的这位妇女和丈夫手中,就存有上百吨大蒜。

这就是触目惊心的游资,表面看不出任何波澜,静水流深处却激浪潮涌。更可怕的事实在于,疯狂的逐利是人的天性,更是资本的天性。

2.

据中国人民银行数据显示,截至2009年3月,仅中国居民储蓄存款高达24692053元,此外,企业存款为18171304亿元。这些庞大的数字证明了中国的经济热度,却解释不了实体经济举步维艰的事实。

究竟是谁在投机中国?

中国的外汇储备,有相当大一部分就是这些索罗斯们的美金,这些巨额资金在中国流动的时间有长有短,他们一离开中国,美金带走了,人民币留下了,在中国国内市场上乱窜的货币,必然演变为一股庞大的投机力量。

过去几年一直被媒体当作谈资的话题是,中国崛起了,中国力量不可忽略。甚至在金融海啸席卷全球的时候,中国的媒体也兴致盎然: 风景这边独好。事实果真如此吗?

美国最大的问题在于失业率增高,欧洲的问题是货币贬值,欧元区担心一系列由此引发的多米诺骨牌效应,中国似乎可以独善其身,在全球化的背景下,只有人民币保持坚挺。然而,这真的说明,我们所在的这个国家有什么桃花源一般举世皆醉我独醒的秘密吗?

用郎咸平的话来讲,中国受的其实是内伤。因为内伤是无法从外表观察到的,表现在外部就是通体发红,貌似很健康,血液循环很正常,但这其实是非常诡异的体征。最严重的内伤就是汇率问题。

几乎所有中国人都在这场高烧不退的盛宴中洋洋自得,殊不知我们身处在一个巨大的危机中。这场危机一旦爆发,将是毁灭性的,这并非危言耸听。而引发这场危机的,很可能是一个微小的事件,发生在任何领域都有可能——失去理智的楼市、身染重疾的股市、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农产品、涉及制造行业和重工业的原材料价格普涨、各类具有升值潜力的投资品……而所有这些领域的共同特征就是投机。

汇率,将是这些投机市场最终瘫痪的一根引线。

显然,巨额资金的入场是房价被暴炒的最大原因。为什么巨额资金全部涌入房地产市场?稍具判断力的人都明白其中的根由——其他项目不如房地产市场来钱快,因为整体投资环境恶化了。制造业出了严重的问题,中国的实体经济严重产能过剩,在金融危机以前,有西方人吸纳我们的天量货物,但现在,他们忙着勒紧裤腰带摆脱金融危机,中国就像做了一锅米饭的饭店老板,看到店里的客人都跑回自己家救火去了,根本没工夫吃他做好的饭了。

汇率战争就是这样一场可能引发爆炸的导火索,中国不健全的市场经济已经充斥着浓重的投机味道,现在,美元又要在这湾浑水中趁乱捕鱼了。这也解释了,为什么中国政府死死守住人民币,拒绝升值——这场关乎生死的较量,才刚刚展开。

3.

每个游戏都有自己的规则,投机游戏概莫能外。然而,这个游戏规则虽一目了然,却在细节上缠绕着无数秘密。了解这些秘密,可以得知我们身处的时代,究竟潜伏着多少需要根除的毒瘤。

以股市为例,那些套路多样、业绩将要暴涨的股票,背后却是不为人知的烂摊子。当你看到一只股票,明明知道这是只垃圾股,但有一个神秘力量却会告诉你,最垃圾的股票将获得最神奇的增长——中国股市上的这种现象屡见不鲜,因为有投机集团在操纵整个过程。他们编造一个美丽的故事,让你确信跟着这股力量走,终将鸡犬升天。当你信以为真,兴冲冲地加入其中,一心等待有所斩获的时候,故事又开始上演急转直下的情节,多少曾经的证券英雄,最终证明只是无耻的黑幕操纵者。

投机者的把戏,并非小概率事件。可悲的是,我们更愿意相信这个美丽的谎言,并合力将故事推向绚烂的绝壁。

但凡关注中国房地产的人,大概都或多或少地听说过神秘炒家的故事。在这些故事里,他们或者腰缠万贯金钱,或者腰缠万串钥匙。这些人其貌不扬,但是“走得慢、穿得烂,怀里揣着几千万”。对于房子,他们都是“先知先觉”的大买家,只要有新盘落成,售楼处的客人里必然少不了他们的影子。

事实并非如此简单——炒房是一本万利的事情,也是考验财力和财技的游戏。

中国房地产市场已经走过20余年的美好时光,这20年是改革开放取得巨大成就的阶段,也是房地产这种兼具投资和居住的商品在中国发生异化的20年。一种只涨不跌的商品,其发展趋势往往不正常,中国的商品房就是其一。

窥视其中的奥秘,原因大概如下: 商品房开发成本不断提高,尤其近年来城市土地实行的“招拍挂”政策推高了房价成本;商品房需求旺盛,中国正处于城市化进程之中,城市人口的不断增加导致住房需求的增加;开发商追求高利润,有关资料显示,在中国十大高利润行业中,房地产名列榜首,而提高房价就是获得高利润的最直接、最有效的手段;此外,从宏观背景来看,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,必然也会传递到房地产市场及其价格上来。

然而,表面的原因恐怕还是炒房者。投机肆虐的中国商品房市场,恰恰反映了当代中国人对财富的疯狂追求,而那些匪夷所思的投机手法更是令人大开眼界。

根据《深圳蓝皮书: 中国深圳发展报告(2007)》数据显示,深圳市领到产权证后半年内就转手的住房占住房总套数的3031%,得到产权证后3年及3年以上转手的住房占住房总套数的2811%。由此可以看出,相当一部分的购房行为不是为自住,而是用于投机。

就是这种不断的投机行为,人为地造成了房地产市场供不应求的局面,形成虚假需求,炒高了房价,从这个角度而言,“炒房”是房价上涨毫无争议的助推器。

4.

投机之罪显而易见,但用作投机的资本天性如此。正如马克思所说: 如果有10%的利润,资本就能保证到处被使用;如果有20%的利润,它就会活跃起来;如果有50%的利润,它就会铤而走险;如果有100%的利润,它就敢冒绞首的危险;如果有300%的利润,它就敢于践踏人间的一切法律。

面对利益,资本总是呈现出一种热情和急迫的态度,始终追随着利润的脚步,哪里有利润,哪里就有资本的身影。

在众多逐利的资本群体中,温州资本“独树一帜”。

20世纪80年代,温州家庭几乎都以个体经营形式从事加工制造业。到20世纪90年代末,在个体加工的基础上,温州逐渐形成了产业的集群,生产的打火机、眼镜、小五金、阀门和皮鞋等产品,占据了全国甚至世界市场的重要份额。然而,随着制造业的利润逐步降低到现在的5%左右,温州的资金开始转向房地产等利润超过25%的增长行业。

在排山倒海的中国民间资本阵营中,温州资本表现出了先知先觉的过人之处,以拓荒者的姿态出现在中国经济舞台上,占据着霸主地位。因而,温州资本的风吹草动,就成为民间资本投资的风向标。

近年来,从炒房、炒煤、炒黄金,到炒棉、炒电、炒矿产,虽然没有涵盖温州资本的所有投资领域,但在一定程度上,勾勒出温州资本的流动轨迹。

哪里有利润,哪里就有温州资本的身影。温州资本总是具备一种气场,能够将所到之处、所投入的领域,搅动得风生水起,令人侧目。1998年到2001年,温州民间资本进入当地房地产,促使房地产价格以每年20%的速度递增,温州市区房价从2000元/平方米飙升到7000元/平方米以上。1999年,温州民间资本开始进驻上海、杭州等地房地产市场。仅此一年,投资在房地产的温州资本就高达2000亿元。

2002年,全国能源紧缺,煤炭价格更是飞涨。面对煤炭这个高投入产业,山西煤老板自有资金有限,温州资本找到了用武之地,浩浩荡荡涌向山西煤矿。当时,“在山西任何一个产煤县市,都活跃着温州炒煤团的身影”,山西省60%左右的煤矿被温州人收购。根据山西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的统计资料显示,在山西由温州籍投资者经营的中小煤矿有300多座,累计投入资金约30亿元,年产总量约2000万吨,占山西煤炭年产量的45%。

2003年,由于棉花减产,全国棉价上升,温州30亿元资本进入产棉大区新疆,新疆棉花价格一路飙升,温州资本在第二年获利退出;2003年,全国普遍出现“电荒”,几十亿元温州资本轻松进入四川、重庆等水电资源富饶的地带,刮起阵阵“红色热浪”;2006年,商品期货呈现牛市,温州资本开始将触角伸向有色金属矿产;2007年,石油价格上涨,50亿元温州资本涌向西部,大量收购油井……

与此同时,温州资本并未满足于在国内的东突西奔,还“插足”于国际市场,在欧洲经营小百货,在美洲打造零售连锁巨头,甚至将炒房炒到了迪拜。巴黎市三区的市长街和庙街一带,过去一直是犹太生意人的地盘,如今却成为温州人在巴黎的聚集地之一。街上汇集了温州人经营的服装、皮具、首饰等批发零售商店。

内外并举的温州资本似乎印证了一种潮流——在一个企业的初创期,创业者难免用最擅长的方式刺开坚固的市场,从而登堂入室;此后,依托这种资本扩张的方式,走向较为完整的企业模式;紧接着是资本扩张和聚集的大幅迈进之路。

然而,用于投机的资本是高风险与高回报并存的。在当代中国不完整的市场环境下,投机资本也必然面临危险的结局: 强大的中央政府乐于见到富有活力的增长,同时也忌惮民间资本信马由缰的天性。在市场日益规范化的过程中,野蛮生长的投机资本很快将迎来黄昏

5.

2009年,10万亿元的中国内地新增贷款,直接导致了严重的资产泡沫。随之而来的是一份报告,美国财经杂志《福布斯》发表文章,忧心忡忡地指出,在当今世界七大箭在弦上的金融泡沫里,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名列榜眼。

资本的投机必须遏制。纵观历史,投机导致泡沫高企并最终破灭,国家应声陷入困境的故事不胜枚举。泡沫越大,危险也就越大。

关于中国经济是否有泡沫,各方意见不一。事实上,泡沫是经济史上一个很古老的概念。几乎每个商业社会,都或多或少存在泡沫。

1978年,美国经济学家查尔斯·P.金德尔伯格对“泡沫”做出了解释:“泡沫状态这个名词,说简单一点,就是一种或一系列资产在一个连续过程中陡然涨价,开始的价格上升会使人们产生还要涨价的预期,于是又吸引了新的买主——这些人一般只想通过买卖谋取利润,随着涨价,常常是预期的逆转,接着就是价格暴跌,最后以金融危机告终或者以繁荣的消退告终而不发生危机。”

所谓泡沫,就是指资产价格与价值发生了严重背离。产生的原因主要是投机需求或虚假需求使资产的市场价格一飞冲天,达到非理性的地步,与合理价值出现了疯狂的脱离。其实质是与经济基础条件相背离的资产价格膨胀。以一碗拉面为例,它的实际成本和合理价格应该在5元左右,但通过一些古怪的故事和人为操纵之后,价格炒到了100元,这就是泡沫——价格被炒作到了实际价值的20倍。

泡沫本身是非理性的,然而泡沫的出现却是有其历史契机和存在合理性的。随着中国经济与国际市场的广泛接轨,以及经济金融化的不断加深,中国的资产市场也自然进入了“非理性繁荣”周期。

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,中国宏观经济政策出现偏差,一些人凭借内幕信息或进行违规操作而不受惩罚的特权,在股票市场、房地产市场和期货市场兴风作浪,大肆豪赌,结果导致投机和泡沫的产生。海南房地产泡沫就是其中一例,曾经被泡沫埋没的海南,直到近年来才得以恢复元气。

近几年来,股票市场从1000多点飙升到6000点,然后又跌落到1600点,可谓大起大落。涨落之间,不仅是数字符号的变化,还是财富从一个人口袋向另一个人口袋的转移,也是投机不断制造泡沫的过程。

2009年,中国内地新增贷款近10万亿元,其中20%左右的信贷资金流入房地产和股票市场,推动资产价格不断飙升。从表面来看,资产价格上升给市场带来繁荣,但这种繁荣并不可靠。

此外,这种资产投机带来的资金分流效应,以及价格调节机制的混乱,还会导致实体经济“失血”,从而削弱实体经济的健康发展。

缺乏坚实基础的支撑,向未来透支的繁荣难以持久,色彩斑斓的泡沫终究是要破灭的。由此可以推论,当一国经济泡沫化后,同样也会大涨大跌。这与经济学中的“经济周期”相吻合: 随着泡沫的吹起,一国经济进入繁荣期;在泡沫破灭时,该国经济又跌入低谷。

总而言之,泡沫越大,爆发时其破坏力也就越大。

保罗·克鲁格曼在《谈未来经济》一书序言中说:“自由市场的本质虽佳,有时仍可能变成罪大恶极之事。”

这句话一语中的,指明泡沫是自由市场的产物。接着,克鲁格曼又指出:“美国的自由主义市场体制会因经济挫败、领导无力、当权者的谎言而给私人经济集团造成投机空间,由于人的贪婪本性而推波助澜产生泡沫,最终因泡沫破灭而产生金融危机。”

无论出于何种原因,投机行为是吹起泡沫的始作俑者。

6.

制造业曾经是我们的光荣与梦想。遥远的历史记忆让我们不再固步于当代中国制造的迷人光辉,也不再为暂时困境感到无力应对。

历史给出了最好的答案。从容光焕发到两鬓斑白,一切似乎只是一场轮回。

1915年,中国在辛亥革命后处于权力变革和民智动荡的风暴中,中国制造却在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获得了惊人的70余项大奖,成为所有参会国之首。然而,与高居顶峰的盛景相比,中国制造业其后的衰亡同样令人吃惊。经过上千年的历史洗练,制造业仅用了不到百年,就几乎消亡殆尽。

经济学家郎咸平说: 中国真正的危机根本不是金融海啸,而是制造业危机,“中国经济生病了,第一个病是投资经营环境的恶化,第二个病是产能过剩,而生病的必然结果就是发烧。……因为制造业萧条,老板们不干了,拿出手里的钱,买鞋子皮包,于是,在世界奢侈品消费大萧条时,中国奢侈品消费上涨40%;剩下的闲钱就拿来炒股、炒楼,于是,中国的股市领先世界4个月回暖,中国的楼市也一路狂飙”。

漂亮的增长数据固然可以让人感受到经济的发展,但深究数据的背后,就可以看到除部分企业的主营业务增长之外,还隐藏着一个制造业资本偏离“主业”依赖股市和楼市维持利润的信号。

利润是企业最大的诱饵,在“前辈”们的成功中,更多的制造企业开始跟风“卖房子”。在宁波这个“红帮裁缝”的故乡,服装企业们不再满足于一针一线的利润,卖房子成为短期盈利快、门槛低的最佳投资行业。有这样一个笑话: 在宁波天一广场商圈能看到的服装牌子都在卖房子。一位宁波老板还表示,房地产来钱快,让他们一度失去方向。

没有一种成功可以无缘无故发生。当制造业成为一块难啃的硬骨头,抱着投机和获取暴利的心态,企业进入房地产行业,行业的转移,带来的是资本的转移,更多的资本从制造业转向房地产,但转移并非意味着制造业转型成功,却加重了对制造业的伤害。

到这里,我们已经有了答案: 对于一国实体经济而言,投机不会令其崛起,而是贻害无穷。

7.

游资到底是好是坏?

这个问题本身就是问题。资本从本质上而言没有好恶之分,对于困守在计划经济中,解决不了吃饭问题的国家而言,流动的资本是一剂解药。然而,当一个国家的经济热度已经到达顶峰时,巨额资金又化身为危险的猛兽。事实上,游资只是游离于实体经济之外的“活钱”,是能够自由使用与支配的民间资本。

问题的关键在于,如何控制住这头猛兽,让它变成我们的好朋友。具体而言,游资就是充足的民间资本,是中国民营企业活力的体现。为了追逐利润,这些狂野的资本脱开了体制的缰绳,但这并不等于游资就是毫无规律、摧枯拉朽的山洪暴发。诀窍在于,为巨额游资找一个合理的出口,让游资无处可投,转而成为老老实实的“劳动者”。

“钱”成了万恶之源,这是我们在愤怒的情绪下得出的结论。然而,抛开种种复杂的情绪,“钱”真的有那么可恨吗?如果没有现代商业的迅猛扩张,今日世界就不会如此美好。而商业扩张的背后,就是一个“钱”字。

问题并不在于我们的市场上流动着过多的资金,而在于我们缺乏契约精神和引导机制。从上到下的舆论和现实之间巨大的反差,只助长了投机取巧的“赌博精神”,驱逐了商业创新和实体经济。

事实上,资本绝对称得上现代世界最美好的力量——它让建筑日益现代化,让生态变得更有持久性,让生活变得更便捷,让国家变得更温和。

中国的现状与此相反,问题正是由于没有节制的投机,而不是“资本”本身。炒房地产、炒股市,然后炒棉花,后来又炒矿产,现在又开始炒大蒜、辣椒等农产品以及书画等艺术品。总之,只要是有利可图的商品,都可以成为投机对象。

就是因为一个“炒”字,渐渐使人们对“游资”的行为产生了愤怒与谴责的情绪,将物价虚高、市场动荡、经济秩序不稳定等现象,统统与“游资投机”联系起来。更有甚者,有人还将“游资投机”视为经济危机现象的根源。

然而,鲜有人对游资的定义做出注解。对于社会上到底有多少资金可以归入游资的范畴,也没人说得清。游资到底是好是坏,大部分人只是情绪化地从众跟风。在对事实不了解的基础上就妄加评论,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做法,也是对“游资”的一种不公平待遇。

按照严格意义界定,游资本身并不带有任何感情色彩,这种游离于实体经济之外的“活钱”,是能够自由使用和支配的现金。之所以脱离实体经济,是因为实体经济的回报率大打折扣,出于资本的天性,游资当然更愿意在短期内实现最大收益。

众所周知,市场经济条件下,资源是由市场自行优化配置,最终提高资源的竞争力。作为一种市场资源、一种资本,游资的投机,如果没有违背市场规则,没有违背法律法规,其行为都是无可厚非的。

游资疯狂投机的原因正在于此。尽管在经济学方面判断,这种行为具有合理性,但这不能成为游资投机的借口,实质上,游资投机行为本身确实存在着很多非理性。这种非理性的结果是,尽管一些游资通过投机获取了暴利,但也有很多脱离市场规律的投机,最终导致大败而归。无论盈利与否,游资投机导致的价格大幅波动,都会造成社会上的一种恐慌。

游资的投机并非必然成功,因为游资本身并不成熟,尚缺乏准确把握经济规律的能力。

如果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就会发现,游资之所以热衷于投机,其原因是我们的市场经济体系中还有某种制度的缺失,既包括防止游资非理性扰动市场秩序,也包括引导游资真正发挥市场资源配置功能。

面对这样的现状,中国政府也在积极应对。2010年5月26日,针对农产品价格飙升导致的人心不稳,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指出,要严厉打击囤积居奇、哄抬、投机农产品价格等违法行为。

在发布的五条抑价措施中,有三条关于农产品投机: 首先,严厉打击投机农产品等违法违规行为,定期组织开展专项检查,依法查处一批扰乱市场秩序的典型案件;其次,整顿规范农产品电子交易市场,对交易价格严重偏离现货市场、没有现货资源依托、交易规模较小、投机性严重以及市场主办方入市操纵价格、挪用保证金等行为,坚决予以取缔;最后,充分发挥社会监督作用,禁止媒体投机。

此外,国家发展改革委、商务部、国家工商总局联合下发规定惩处细节的通知: 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及相关部门要严格执法,对情节严重、性质恶劣、社会影响大的案件,要予以公开曝光,依法没收全部违法所得,并处以违法所得5倍罚款;没有违法所得的,处100万元以下罚款;屡查屡犯的,责令停业整顿或吊销营业执照;严重扰乱市场经济秩序,构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。

在房地产、股市等成为投机对象后,游资将目光转移到农产品,事关国计民生,我们似乎又重新回到了“严打投机倒把”的年代。时代背景变迁,今天的制度引导必然具备更多的意义。

在这种制度安排下,游资可以转变为有利于经济发展的力量。


详情请来电咨询:010-57273434/010-57273435
* 此次编辑内容最终解释权归天禾佳诚。
来源:学校出版网

客服电话:010-82057551  客服QQ:1953159777  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立汤路188号北方明珠大厦3号楼1509  本站关键字:学校出书 学生出书 老师出书 班级出书 校长出书
CopyRight © 2010-2012 LRCHUSHU.COM,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 ABOUT US | CONTACT US | Feedback
法律顾问:北京市振邦律师事务所 曹律师